【血染的风采,炮打兄弟173准女友!】(完)【作者:xyl8327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607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血染的风采,炮打兄弟173准女友!

               (01)

  可能是自己身高一般的原因吧,一直以来,我都比较喜欢长得高挑的女孩!
  丰乳、翘臀、大长腿、微胖的女人,再穿上紧身的牛仔裤。平时在街上见到这样的妹子,我基本上都会多看几眼,然后微微一硬,以示尊敬!

  今天要说的这个妹子,她是我一个兄弟的师妹,因为我和我的这个兄弟在同一所大学。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,她也是我的师妹。

  大学毕业后的第三年,国庆前夕,几个兄弟约好一起回母校,举行小范围的聚会。

  十月一号,一群人天南海北的回到了熟悉的大学校园。

  其中一个兄弟z,在晚餐的时候,带来了一个女孩,目测身高173左右,长发,大长腿,T恤加紧身牛仔裤,微胖,长相中上。

  翘臀和大长腿在紧身牛仔裤的包裹下,显得非常性感!

  好吧,我承认当时我就有一点硬了。对屁股紧致浑圆挺翘腿又长的女人,我的免疫力是零!而且她还穿了一条我非常喜欢的小脚紧身牛仔裤!

 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兄弟以前是单身,在一追一个大家都知道的某个妹子。
  而今天他带了一个身材这么好的妹子过来,大家就一起起哄。

  兄弟介绍说,这是H某某,哪个学院哪一届的小师妹,在学校的校友群里面认识的。因为国庆日没有回家,宿舍又没有人,所以出来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。
  席间,一群狼挨个给H师妹敬酒。并且开玩笑说,今天要把她灌醉,让Z好得手。

  可能兄弟是个老实人吧,一直辩解说我和她关系很单纯,真的是师兄妹,你们这群人思想别太龌龊,小心把人家女孩子吓到了。

  而H师妹倒是挺放得开,酒量也非常好,基本上来者不拒。直到晚餐结束,也没见到半点醉意!

  一顿酒喝下来,通过和兄弟Z的私下瞭解,基本上搞清楚了两个人的状况:1、他们确实是在学校校友群里面认识的,聊了很长时间,今天是第二次见面;
  2、H师妹是兄弟z撒的网之一,兄弟Z想泡她,但是暂时还没有得手;
  3、H师妹对兄弟Z貌似不太感冒,倒是想多认识一些毕业了的师兄师姐,方便以后毕业了找工作。

  喝完酒,大家接着去唱歌。

  在去唱歌的路上,兄弟Z问我:你是不是对H有兴趣啊?

  我说H身材很好,是个男人都会有性趣啊。但她是你的目标,我有性趣也只能YY一下啊!

  Z说:她这人蛮现实的,我不一定拿得下来。如果你有想法,你也可以动手,不要顾忌我。

  我说好

  到了KTV,虽然一群人之前就已经喝得七荤八素了,但是到KTV没有不喝酒的道理。

  因为有想法,所以在KTV我刻意坐在H师妹的边上,邀H一起玩骰子,妹子倒也爽快,输了喝酒各种乾脆。

  因为KTV音乐声音非常的大,所以玩骰子的时候,避免不了要附着耳朵说话,报骰子的点数。期间我开着一些小玩笑,逗得小师妹捂嘴笑个不停。

  后来不知道谁点了一首《广岛之恋》,本要H师妹和兄弟Z一起合唱,但是歌曲开始的时候却找不到Z的人。所以很自然的我顶上了!

  我唱歌不算好,也算不上太差。但是H师妹一开口,麦霸的本质就彻底暴露了,非常专业的那种,唱歌期间大家各种掌声。

  后面聊天才知道,师妹有专门学过声乐,还有一个专门的声乐老师。

  然后很自然的,我找师妹要了电话号码和QQ号码,理由是我五音不全,方便以后向她请教,同时也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。

  看得出来,H师妹当天晚上玩得很开心,和我聊得也很投机。和兄弟Z虽然也有互动,但貌似进从KTV之后,交流的时间比我还要少。

               (02)

  从KTV出来,一群已经醉熏熏的人还意犹未尽,又吵着要去吃宵夜。
  找了个烧烤摊,要了两箱啤酒,又开始喝上了。

  吃完宵夜,已经是淩晨一点多钟。还能捋直舌头说话的已经没有几个人了,兄弟Z已经醉得不省人事,被几个还能走道的兄弟扶回了酒店。

  我从KTV出来之后,已经喝不下了,所以宵夜的时候只像徵性的喝了一瓶啤酒。和他们比,我喝得相对要少,这会儿虽然很头晕,但还算非常清醒。所以送H师妹回宿舍的任务,就落在了我的身上

  回宿舍的路上,和师妹边走边聊。不时瞟两眼她那浑圆的屁股,和修长肉感的大腿。送她回去的路上,我基本上硬了一路。

  快到她宿舍的时候,路过一间还在营业的超市。H师妹说马上就到我宿舍了,师兄你早点回去休息吧,我去超市买点东西。

  我说这么晚了,不把你安全送到宿舍我不放心。万一路上你被谁打劫或者非礼了,这责任我可担不起!

  H师妹笑着说:我长这么胖,这么大只,就算碰到小毛贼也得把他吓跑。
  我说你一点都不胖啊,这样子刚刚好,女孩子人稍微有一点肉才健康好看。
  师妹说你们男生不是都喜欢长得瘦的女生的吗?我这么胖,今天还吃这么多东西,要肥死了!

  我说你这不叫胖,你这是丰满,我就喜欢你这样身材的女生。

  听了这话,师妹貌似有点不好意思,不再往下接话。

  我说你要买什么快点去吧,我也去拿瓶水喝,喝多了酒口有点渴。

  进了超市,师妹去买她需要的东西,我拿了两瓶饮料,又随便拿了点优酪乳,薯片和其它的零食,然后在收银台等H师妹过来。

  过了一会儿,师妹手里拿了两包卫生巾过来,看到我在收银等她,脸上的神情显得稍微有点尴尬。

  我假装不知道她拿的什么东西,跟她说你把东西拿过来,我一起买单。
  H师妹连忙说不用不用,我自己付钱就好。

  我直接从她的手上把两包卫生巾给了收银员,然后和零食一起买单,装进了购物袋。

  从超市出来,师妹显得有点不好意思的说,我那个今天刚来。

  看她这个样子,我心里有点小失望又很想笑,但表面还是非常平静的跟她说:早知道你不方便的话,今天就不该和你喝酒了。你回去多喝点热水,再泡个脚,以后生理期别喝酒了,对身体不好。

  H师妹笑着回答:师兄你好细心,什么都懂嘛!不知道怎么搞的,我这个月提前了几天,我也是晚上才知道的,烦死了!

  怕她尴尬,我把话题岔开了,聊了点其它的东西。

  到了她宿舍,然后把零食递到她手里,跟说她你早点休息,明天见!

  师妹用有点意外的语气说:啊?明天还一起玩吗,今天好丢人!

  我说反正你一个人在宿舍也无聊,人多热闹,明天你别喝酒就行了,到时候我给你电话。

  和她互道晚安,我一个人回到酒店,洗完澡躺到床上看手机,收么H师妹发过来的一条短信:师兄,你到酒店了吗?今天玩得很开心,谢谢你的零食!
  我回复:已经洗白白睡下了,你早点休息,不用回复了,明天我给你电话。
  第二天,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多钟,早餐也没有吃,一群人洗涮涮之后又开始了一天的腐败,找了家餐饮准备午餐。

  本来想去H师妹宿舍接她和我们一起吃饭的,但是想想觉得不妥,又不好单独一个人行动。

  所以就当着大家的面跟兄弟Z说:昨天那个小师妹人不错,晚上你喝挂了,我送她回去的。叫她过来一起吃饭呗!

  这句话一出,一群人开始起哄我,问我到底安的什么心,昨天有没有鹹猪手之类的。

  玩笑过后,我给了H师妹去了电话,她说她已经吃过午饭了,叫我们喝好玩好。

  我说你吃过饭了可以过来坐一下聊聊天,反正一个人在宿舍也无聊不是?
  她推辞了下,然后还是答应过来了。

  中午随便喝了点回魂酒,H师妹和我们一群人一起回到酒店,开始下午的小赌怡情——玩炸金花。

  酒店房间有张麻将桌,一群人围着桌子开始发三张。

  兄弟Z挨着我坐在一起,H师妹坐在我们的中间看我们玩牌。玩牌的间隙,H师妹说她在家看过她爸玩过金花和斗牛,规则她都知道。

  听她这么说,我就藉口说,我要去上厕所,你帮我顶一下角,玩几把呗!
  H师妹欣然接受,笑着说输了可别怪我咯。

  我说没事,你随便玩!然后把椅子让给了师妹,我拿着手机去了厕所,蹲在马桶上玩手机。

 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,腿都蹲麻了,加上外面的兄弟一直在催,说你个逼上个厕所怎么要这么久?你是便秘还是有痔青年啊?

  我笑骂着说:老子在打飞机,哪有那么快好吧!外面的人一片笑声,说你丫太饥渴了!

  从厕所出来,H师妹赶快把座位让给我,被我制止。

  我说你再帮我玩会儿呗,我头这会儿有点晕!

  其它人笑着说:你身体这么虚啊,一发就不行了?

  我回骂着说:老子虚不虚要你们管!再说我虚的话,今天晚上都来我房间,我让你们一个个明天扶着墙走路!然后被众人回怼。

  一下午,基本上都是H师妹在帮我玩牌,我在边上观战,站着的时候瞟两眼H师妹衣领下鼓鼓的小白兔,和兄弟们打打嘴仗。H师妹被我们的低俗玩笑逗得捂嘴笑个不停!

  晚上继续唱K喝酒,大家敬H师妹的酒,都被我拦了下来,实在拦不掉的,替她喝了不少。

  通过两天的相处,觉得H师妹各方面真心不错,为人大气,处事落落大方。
  宵夜之后,我送H回宿舍,知道她大姨妈在身,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,只是简单的聊天。但是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到,她对我的好感增加了不少。

  第三天大家在重複第二天的故事,白天大家继续打牌,但不同的是,说好的小赌怡情,今天的牌局味道慢慢的变得有点不对。有个兄弟说玩得太小了,没有意思,我们稍微玩大一点,他的提议马上得到了大部份人的支持。

  虽然觉得同学之间,不应该有太大的输赢,但是少数服从多数,不能扫大家的兴。

  我的运气比较好,到下午快六点多钟的时候,已经赢了两万多块钱,而兄弟Z的运气则比较背,他一个人就输了一万大几,差不多是他两个月的工资。
  可能输得有点多了吧,他的心态变得有点着急,想快速赶本,闷牌的时候从来不主动开别人的牌。

  看到他这个样子,我也是希望他能尽快追回来一点,少输点比较和谐。所以碰到我的牌比较大的时候,我都是主动开他的牌。每次我的大牌主动开兄弟Z的时候,H师妹在旁边都是会心一笑。

  本来说好六点钟结束牌局,大家一起去吃晚饭的,结果快七点了,兄弟Z也没有说要散场的意思。他输得最多,他不说散场,我们也不好意思讲什么。
  时间越来越晚了,赢了的人玩得越来越谨慎,没有什么输赢的人,更加谨慎,闷得越得越少,气氛稍显尴尬。

  我突然觉得这样挺没有意思的,然后想着输点给兄弟Z。有了这个想法之后,明牌的时候,我的牌小,碰到Z,我就会多跟几把。闷牌的时候,也尽量多的去跟,好几手牌明显应该能赢,我都没有开Z的牌,直接扔了。

  到了快八点钟,Z赢了大几千块钱回来。然后大家一起去开始晚上的活动。
  路上,H师妹跟我说,你牌品很好!帮你点个赞!

  我笑着说没有没有,小赌怡情嘛,朋友之间输赢大了伤和气。

  当晚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,暂且不表!

  第四天,一部份人返程。因为我有事情要处理,在同个城市还有个朋友要见,也没有再呆在学校。

  第五天的下午,我正和朋友在喝茶,收到H师妹发来的一条短信:师兄事情忙完了吗?如果方便的话,我想在你走之前请你吃个饭。

  收到这条短信,我立马和朋友说再见,打车赶回了学校。

  H师妹把吃饭的地点定在了学校一家比较有名的,在学生党看起来比较奢侈的餐厅。

  我到那家餐厅的时候,H师妹已经在门口了。十月初的天气,夜晚已经有些微凉,H师妹穿一条齐膝的连衣裙,看得出来化了淡妆。

  我走过去问她:穿这么少不冷吗?

  她笑着说:我长得胖,脂肪多,不怕冷。

  进了餐厅,H师妹执意要点一瓶红酒。

  我说你现在不方便喝酒,等下次方便的时候,咱们再一起喝酒,咱们今天以茶代酒就行。

  H师妹说没事,你多喝点,我就来一点点,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的。

  拗不过她,只好让服务员上了一瓶红酒,最后基本上一人喝了一半。

  边吃边聊,吃完饭已经快九点钟了,从餐厅出来,H师妹说要请我去唱歌。
  我说这几天你还没唱够吗?

  她说那去干嘛?

  我说要不就在学校走走吧。

  她说好,我觉得今天晚上点的红酒挺好喝的,我还想喝酒,要不我们买瓶酒去湖边喝吧。

  我说你不要命了,还喝?

  她笑着说:反正已经破戒了,喝一口是喝喝两口也是喝。

  我想想也是,然后在学校的超市买了两瓶红酒,找超市的导购要了一个一次性的开瓶器。拎着酒和H去了学校的湖边,找了把长椅坐了下来。

  两个人边喝边聊,她谈她的家庭,谈她的朋友,谈她的求学经历,谈她在学校的点点滴滴,谈她对未来的规划。

  我告诉她我以前在学校的糗事,现在的工作状况,在工作里面碰到的好玩的人和事,社会的黑暗和现实。

  慢慢的两瓶酒已经见底,两个人也喝得东倒西歪。

  她说她有点冷了,我说那我们回去吧!她说好!

  因为我从朋友那里过来,背着背包直接找她吃饭,当天住的地方还没有着落。
  我要送她回宿舍,她说先陪我找到酒店我再送她回宿舍。我说好。

  在酒店开好房间,我说要不等我先把背包放好,再送你回去?她说好。
  然后两个人一起来到房间,进门之后,放好行李,开空调和电视机。

  我转过身,看到她躺在床上,紧实丰满的大腿露了一大截在裙子外面。闭着眼睛,用慵懒的声音说,今天晚上很开心,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可以再和师兄喝酒!说话的时候,高耸的胸部随着呼吸起伏!

  虽然我喝得已经七八分醉了,但是看到这个场景,小弟弟还是微微的敬了个礼!

  她闭着眼睛继续说着话,我盯着她的胸和修长紧致的大腿。压了上去……
  她睁开微醉的眼睛看着我,眼神妩媚诱惑,我压在她的身上扶着她的头吻她,她的舌头热烈的回应。

  两个人舌头纠缠在一起的同时,我手伸到她的背后去解她的胸罩,两只壮硕坚挺的大白兔迅速得到解放。胸很大,手感结实,皮肤很光滑。

  两个人不知道吻了多久,我摆脱她舌头的纠缠,开始贪婪的舔着她的乳头。
  一只手揉着垂涎了几天的大白兔,另一只手在身上到处游走。

  从大腿一路摸了上去,隔着内裤摸到了一片湿热。吃奶的同时,隔着内裤不断地揉着她下面的小山丘。

  H师妹抱着我的头,呼吸变得沉重。

  我褪掉自己的裤子,伸手去扒她的内裤,受到了一点小小的阻力。我再去吻她,师妹用手拽着内裤,看着我摇头。

  几个轮回之后,我坚决地脱掉了师妹带着小翅膀的内裤,然后扶着我坚挺的JB顶了上去。

  JB刚到门口,就感觉到了一阵湿热,插入一点点,到龟头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,用力一顶,鸡巴整根没入。第一感觉是里面好紧,好炽热!

  插进去之后,停留了几秒钟,然后开始慢慢的抽插。

  师妹抱着我的脖子,嘴巴在我的耳边呼吸沉重,喘着热气。那喘息声,像催情的春药一样,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  可能只有四五分钟的时间,我就一泻千里,把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射到了师妹的阴道深处。

  射完之后,在师妹的身上趴了几分钟,然后把鸡巴拨出来,看到鸡巴上面附着明显的血丝。师妹从床上起来,沖到卫生间去收拾自己。而床单上面,留下了一个很大面积的红色印记!

  本来想进去和H一起洗澡,她不让进,说这样太难为情。

  我没有勉强,她洗完裹着浴巾出来,我再去洗澡!

  出来之后,看见师妹裹着被子,笑着看看我,再看着床单上的红色印记。
  我走过去,拿了个枕头把红色印记遮住,扒开H身上的被子,再次把H按在了身下,当天晚上一共做了三次!

  早上起来,又拉着她做了一次,后面几次虽然也有血,但是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明显了。

  尴尬的事情来了,中午我拿着押金条去退房的时候,前台和客房确认之后,用那种我不知道怎么描述的表情跟我说:先生,不好意思,您房间的床单和枕头弄髒了,需要200块的清洗费。

  尼玛我能说什么,我只能说好,没问题。而H师妹直接一个人躲在一边。
  因为要急着回去上班,我当天下午就走了。

  H师妹送我到火车站,在去车站的计程车上,她小鸟依人地靠在我的肩膀上问我:我想你了怎么办?

  我说你想我了,我可以回来看你,你也可以去我那里找我。

  后来,我和H师妹有过为数不多的几次床上经历。她毕业之后,去了妖都,现在还是单身。

  直到今天,每每想起她那肥硕的屁股,修长丰满的大腿和她在我耳边的喘气声,我就能微微硬起。

  有一个问题,她一直没有说,我也没有问,我有点怀疑她和我在一起的那天晚上,是第一次!

                【完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